产品中心

产品中心

转起!一位龟鳖养殖户的真诚呼吁!请深圳听听产业声音!各地协会紧急发文

发布时间: 2023-10-05 22:34:17 作者: 产品中心

  日前,深圳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组织起草的《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中,将禁食范围从野生动物扩大到其他非保护类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饲养的野生动物和宠物等;于此同时,深圳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相关负责人还特别解释:对于社会比较关注的经人工繁育、饲养的龟、甲鱼、蛇、鸟、昆虫等野生动物,也具有不小的疫病传播风险,没办法保证食用的安全性,此次也将上述动物排除在可食用动物范围之外。

  2020年2月24日,深圳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组织起草的《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中,将禁食范围从野生动物扩大到其他非保护类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饲养的野生动物和宠物等,旨在尽快加强野生动物管理,并向广大人民群众征求意见,本人表示十分赞赏,非常同意对野生珍稀动物或有严重致病风险的野生动物加强管控,不仅能拯救濒危动物,更重要的是实事求是地为人民群众健康着想。但该征求意见稿中,将人工养殖的水生普通龟鳖也列为禁食名单,我个人有不同的看法,具体如下:

  第一,在中国文化中,关于龟鳖的利用、饮食可能已存在数千年以上,古书常有记载,甚至在3300多年前商朝的甲骨文有些都是用龟壳书写的,因此作为饮食文化源远流长,人民群众对龟鳖接受程度相当高,且民间普遍有伤后或重病后炖甲鱼汤滋补身体的传统,奉之高级营养补品。龟鳖肉含高蛋白、低脂肪、多种维生素和微量元素,因其脂肪含量低事实上比猪肉、牛肉更利于人类健康,是名副其实的营养品。甚至,前段时间湖北某些感染新冠病毒患者食谱中还可见到甲鱼菜膳!

  第二,在安全性上,我国在规模化养殖龟鳖数十年来,常见龟鳖养殖食用的包括草龟、甲鱼(含多种本土及外来鳖类)、石金钱龟、金钱龟及其他外来的非珍稀龟鳖等,养殖过程中未曾明确发现对养殖户有明显致病风险,即未对人类健康造成疾病危害,无论是规模化养殖还是众多龟鳖爱好者作为家庭宠物养殖;而且在检疫部门这么多年的抽样检查也未提出龟鳖携带致命病毒的问题,反而只是偶尔检测出极少量养殖户违规使用禁用抗生素而已,而这一点是可控的。如果将这些一刀切地禁止,是否不合理?如果有关部门在检查过程中的的确确发现了龟鳖携带致命病毒从而取缔,则理所当然。

  第三,龟鳖产业在国内分布广泛,从业人数众多,特别是两广、福建、海南、湖南、湖北及江浙等大半个华南一带,整个产业链集养殖、购销、饮食、加工、出口、观赏、饲料、科研、旅游、制药、银行信贷等等于一体,涉及面广,经济影响大,环环相扣。其中有分布广泛的总计可能达数百万乃至数千万亩(包括套养)以上大大小小的养殖基地、广东沙琅镇及广西南宁市2500亩龟鳖产业园等养殖重地、广东绿卡实业有限公司、广东惠州李艺金钱龟生态发展有限公司、宁波明凤渔业有限公司、广西梧州龟苓膏加工厂等等等等,龟鳖产业甚至有可能是某些局部地方的支柱产业。相对于蛇等小众养殖,龟鳖已经演变为大宗交易商品,年消费量巨大,经济产值高。另外,龟鳖养殖易于实施,技术难度不大,适合广大农村地区,对于脱贫仍不失为一条可取的途径。骤然全面禁止相当于外科手术切除式打击,整条产业链可能陷于休克性崩溃,对成熟的龟鳖产业造成灾难性局面,大量相关从业人员失业,给依赖龟鳖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地方经济带来阻碍,陡然增加社会不稳定因素。

  第四,该条例的出台与我国目前出现的新冠病毒肺炎相关,但是经过2个月的调查报告,无论是新冠肺炎还是既往非典的致病病毒,相关专家学者包括钟南山院士等根据掌握的资料均提出或者推测可能宿主和中间宿主为蝙蝠、果子狸、穿山甲或其他等纯陆生、非常见的纯野生动物,这些动物均为温血动物,容易携带或者感染较多种病毒。而龟鳖作为冷血动物,从未见此次参与调查的学者确认过可作为病毒宿主或者中间宿主,未见报道与温血动物互通病毒。因为龟鳖与这类温血动物机体结构迥异,生活习性迥异,一生中绝大部分时间均在水中,与传播病毒的陆生动物不接触,不存在感染病毒传播病毒条件基础。况且,龟鳖类由于独特的机体结构也可能造就了自身不携带病毒、不传播病毒的现状。譬如,猫、狗、蝙蝠等温血动物可携带的狂犬病毒在龟、鳖、蛇、鳄鱼等冷血动物身上就不存在,被这些冷血动物咬伤可不必去注射狂犬疫苗。常言道,千年王八万年龟,龟鳖类的寿命往往可达到一两百年,有记载的报道包括越南河内还剑湖的鳖王巨斑鳖以及英国的长寿龟王,寿命可能都在150年以上,比人类寿命更加长。正是因为龟鳖不易感染病毒、不易生病的习性方能更长寿。因此,将致命病毒来源归咎于龟鳖实在太牵强,无法让人信服。此次拟修改法律,鸡鸭鹅猪牛羊等不受影响,水生鱼类不受影响。但是,我们常消费的鸡鸭鹅禽类还时不时出现禽流感病毒(H7N9、H5N1、H9N2等)和牛羊的口蹄疫,还有非洲猪瘟等等,同样危害人类健康,人人闻之色变,却从未听说出现过龟瘟鳖瘟!常见食用的龟鳖是两栖爬行动物,也是水生动物,长期居于水中,栖息和生存环境可视为类似鱼类,养殖过程不需要用激素,水体控制好的话原生病害非常少,基本不需要用抗生素,因此比家禽家畜甚至更为安全。而且,如果出现鸡瘟、猪瘟等,肉类价格不但飙升,供应链也短缺,龟鳖正好能作为补充稳定物价,逆转肉类短缺局面,利国利民!

  第五,事实上,正是由于对一些龟鳖有序的养殖和消费,促进了这些龟鳖种群的留存及发展。众所周知,由于我们国家的经济社会的发展,除了自然保护区,部分的野外环境因为存在污染,或许已经不适合野生动物有效繁殖,禁止消费则阻断了养殖,无规模化养殖野外种群也难以为继。以鳖类为例,正是因为近几十年鳖类养殖的兴起,我国目前各种养殖鳖类的存量远大于种群繁衍的需要,而野外的鳖类则难觅踪影!而四大家鱼的养殖户,往往也在池塘套养龟鳖,推动龟鳖养殖像家兔养殖一样进入寻常百姓家,龟鳖养殖从而早已得以良性循环了。另外再以广东惠州市李艺金钱龟生态发展公司为例,董事长李艺先生是中国龟鳖养殖领军人物,是中国渔业协会龟鳖产业分会会长,正是他将金钱龟保护开发性养殖,既保证了食用、开发药物的需要,又极大地扩大了种群,建造了世界上最大的金钱龟养殖基地及金钱龟基因库,维持了金钱龟可持续性发展,避免灭绝,还集旅游及开发保健品于一体,总产值数亿元,有效促进了惠州博罗镇经济发展,受到众多领导考察参观,创造了龟鳖养殖史上的神话。

  第六,此次拟修改法律禁止非法野生动物食用,最主要的宗旨意在更严格打击非法捕捉、购销陆生野生动物,破除陋习。政策出台的本意得到了全民支持,但毕竟事出仓促,具体细节的出台特别是禁止的名录是否仍需农业部门、资源部门、经济部门等有关部门全面调研、综合评估过?是否仍需听取业内专家学者、相关从业人员的意见?龟鳖养殖产业在我国本身是个合法及相当成熟的产业,目前整个行业养殖存量仍可谓是天量,积聚了整个产业链投入的巨额财富,部分养殖户甚至背负百万乃至上千万的银行贷款,若断然禁止龟鳖养殖消费,则直接打击了合法产业,非常有可能是打击非法购销野生动物带来的严重误伤,那么现存龟鳖何去何从,养殖户的损失如何化解?禁止之后带来整个产业链受创,包括也许会出现的养殖人员的破产、经销商的失业、深加工产业的停产、餐饮业的萧条、龟鳖饲料业的客户清零、制药业原料的短缺、龟苓膏品牌的难以为继、有关人员破产后银行不良信贷增加,等等等等。随之而来的不稳定社会因素是否能妥善应对?正因为有可能是误伤,若真要出台政策禁止,是否也给予养殖户机会解决存量的问题?在保障人民群众健康基础上将对社会的影响降至最小,这是从业人员的呼声。

  综上所述,我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尚存在未脱贫人员,数十年发展起来的龟鳖产业已融为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重要的一环,人民群众食谱也需多样化。龟鳖作为特种养殖品种,加强准入、监管、检疫,从源头上保证产品的安全与健康,推广无公害绿色养殖,这是发展的长久之计。待到国家进入全面富裕、更加文明时代,若仍然觉得该项产业不文明,再推出禁令也不迟,或者养殖生产的全部过程中发现影响健康的重大致病因素,随便什么时间都能考虑再推出禁令。本人绝对拥护党的领导,拥护国家的政策,但一项关乎国计民生政策的出台应该源于基于事实的依据,希望决策者能广纳基层的意见,更好地保障相关从业者的合法利益。

  针对这一征求意见稿,多地龟鳖行业协会、龟鳖养殖企业也纷纷发文,积极为产值上千亿的龟鳖产业发声。

  我们非常拥护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20年2月24日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在详细读了特区政府发布的《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后,对于《征求意见稿》将龟类排除在可食用动物范围之外,我们在此向深圳人大提出反馈意见:

  我国民众食用、医用、经济利用水生龟类已有较长历史,改革开放后,人工养殖水生龟类迅猛发展,顺德区农民在各级政府及渔业主管部门支持与监督下,经过近40年发展历史,已形成专业化苗种生产、商品养殖、饲料生产、市场销售,超万从业人员的完整、成熟产业链体系,是顺德农民赖以生存手段之一。

  龟类其中一部分是非保护类水生经济物种,而且人工养殖已具有人工养殖时间长、养殖技术成熟、形成产业链的特点。养殖水生龟类已是很多农村地区的支柱产业。如中华草龟,每年的养殖数量近亿,年商品产量约10万吨,其产品在食用、制药及保健产品领域得到了广泛应用。

  水生龟类作为变温动物不有几率会成为病毒宿主或者中间宿主,没有互通的疾病。相关科研工作者已表明,至今还未曾发现因水生龟类携带病毒而感染哺乳动物甚至人的先例。

  基于以上情况,建议贵部门请区别对待,不要把人工养殖的水生龟类排除在可食用动物范围之外。

  综上所述,恳请贵部门谨慎对待,应多方征求意见,这中间还包括行内专家学者、相关从业人员,给广大以养殖水生龟类赖以生存的农民一条可行性出路。

  我们非常拥护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20年2月24日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在详细阅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和特区政府发布的《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后,对于《征求意见稿》将人工养殖的甲鱼排除在可食用动物范围之外。我们在此向有关全国人民代表,各常务委员,和深圳各级农业水产部门领导提出反馈意见:

  我国民众圈养和食用甲鱼已有7000多年的历史。中华鳖(甲鱼)是非保护类水生经济物种。尤其是在改革开放后的上世纪80年代开始,甲鱼人工养殖业迅猛发展。国家农业部,颁发了湖南省常德市汉寿县《甲鱼之乡的地理标志(汉寿甲鱼)地标》从业人员1000万人。湖南,江西,浙江,杭州,广东省,珠三角。在各省,各级政府及渔业主管部门支持与推广下,经过40年的发展历史,已形成专业化的苗种生产,商业养殖,饲料生产,市场销售,成熟产业链体系。特别是甲鱼产业已成为汉寿县的五大支柱水产养殖品种之一,是汉寿县数万农业赖以生存的重要手段之一。目前全国20多省都有甲鱼养殖,已是我国淡水渔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已成为中国农村农民养殖致富的特种养殖之一。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每年高品甲鱼约38万吨。年产值达600-800亿,再加上苗种,饲料等产业链上下游年产量超千亿,产业从业人员近千万人。

  甲鱼符合国际惯例,经过长期劳务驯化,其和野生动物有很多的区别。经过长期人工饲养,并在生产中广泛的应用。其表型和野生动物发生了本质变化,由稳定的人工选择经济性状。已形成稳定的疫病防控体系。

  甲鱼的功效很多,可药,可食,能保健。在《本草纲目》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都有记载和收录,甲鱼在我国一直被视为优质的滋补食品。抗疫前线武汉方舱医院把甲鱼作为病人康复食品。一些甲鱼深加工企业如浙江杭州中得公司,浙江余姚冷江鳖业和浙江清溪鳖业等为医院医务人员捐赠甲鱼深加工产品,助力当前的抗疫工作。甲鱼是变温水生动物,相关科研工作者已表明:至今还未发现因甲鱼携带病毒而感染哺乳动物甚至人的先例。基于以上情况,请各部门领导区别对待,不要把人工养殖的甲鱼排除在可食用野生动物范围之外。

  综上所述,恳请各部门领导谨慎对待,应多方征求意见,这中间还包括行内专家学者,相关从业人员,做一个广泛甲鱼产业实情调研工作。如有需要,我们愿意全力配合你们此项工作,给广大以甲鱼产业赖以生存的农民一条可行性出路。

  我们非常拥护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20年2月24日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在详细读了特区政府发布的《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后,对于《征求意见稿》将人工养殖的甲鱼排除在可食用动物范围之外,我们在此向深圳人大提出反馈意见:

  我国民众圈养和食用甲鱼已有几千年的历史。甲鱼是非保护类水生经济物种,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规模养殖,八十年代甲鱼人工养殖业迅猛发展。在省,市各级政府及农业,渔业主管部门的支持与推广下,浙江省地区已形成专业化的苗种生产、商品养殖、饲料生产、市场销售,从业人员达几万人的完整、成熟产业链体系。很多农民养殖户而脱贫致富。浙江有多个,全国销费者喜欢,认可的甲鱼品牌,和甲鱼深加工产品企业。更有以甲鱼,乌龟关链的上市企业公司,是浙江部分农民的致富产业与生存产业。目前全国20多省都有甲鱼养殖,已是我国淡水渔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已成为中国农村农民养殖致富的特种养殖业之一。据不全统计,全国每年商品甲鱼产量约35万吨,年产值达500-600亿,再加上苗种、销售流通,深加工,饲料等产业链上下游,年产值超千亿,产业从业人员数百万。

  甲鱼的功效很多,可药、可食、能保健,在《本草纲目》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都有记载和收录。甲鱼在我国一直被视为古老优质的滋补食品,抗疫前线武汉方舱医院把甲鱼作为病人康复食品,一些甲鱼深加工企业如浙江杭州中得公司、浙江余姚冷江鳖业和浙江清溪鳖业等为医院医务人员捐赠甲鱼深加工产品,助力当前的抗疫工作。

  甲鱼壳,乌龟壳是中国传统中医,中药必不可少的专用药才,是几千年的处方药才。相关科研工作者已表明,至今还未曾发现因甲鱼,乌龟携带病毒而感染人的先例。

  基于以上情况,建议贵部门请区别对待,不要把人工养殖的甲鱼排除在可食用动物范围之外。

  综上所述,恳请贵部门谨慎对待,应多方征求意见,这中间还包括行内专家学者、相关从业人员,做一个广泛甲鱼产业实情调研工作,如有需要,我们愿意全力配合你们此项工作。以更好的保护这一千年传承产业,使广大甲鱼产业农民安心养殖,健康发展。

  我们非常拥护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20年2月24日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在详读了深圳特区政府发布的《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后,对于《征求意见稿》将人工养殖的甲鱼排除在可食用动物范围之外,我们在此向国家有关部门和深圳市人工委提出反馈意见:

  据史料记载,中国养殖和食用甲鱼已有七千多年历史。改革开放后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甲鱼人工养殖业得以迅猛发展,详细情况如下:

  1、自八十年代至今,甲鱼规模化人工养殖已有40多年,养殖区域十分普遍,分布在两广、两湖、江浙等二十多个省区;

  2、甲鱼人工养殖技术体系目前非常完善,从亲本培育,到人工孵化苗种,再到成鱼养殖,大江南北上下,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条,包括国内众多科研机构、高校均去参加了,作为一个人工水生养殖品种,非常成熟;

  3、甲鱼及其相关行业,经过40多年的积累和沉淀,已形成了一条庞大的产业链条,涉足的相关领域包括:物流运输、包装材料、机械设备、基本的建设物资、饲料加工、食品加工、保健品加工、原材料进出口贸易等众多行业。

  4、据统计,全国每年商品甲鱼产量约35万吨,年产值达500-600亿元,加上其它相关行业总产值超千亿元,从业人员数百万人,涉及人员超千万人;

  5、甲鱼的功效很多,可药、可食、能保健,在《本草纲目》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都有记载和收录。甲鱼体内富有丰富的胶原蛋白和氨基酸,非常容易吸收的脂肪酸,富含各种矿物质和微量元素,以及具有抗癌功效的甲鱼肽成分,因此甲鱼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和非常营养的食用价值,几千年来,已经被我国博大精深的中医作为重要药材所使用,作为人们滋补身体之佳品,广为传承和食用。

  6、甲鱼是变温水生动物,相关科研工作者已表明,到今天都没有发现因甲鱼携带病毒而感染哺乳动物甚至人的先例。

  基上述内容,甲鱼已经是一种全人工饲养下的与大众百姓生活紧密关联的一种非常安全、优质的水产养殖品种,不仅不应该被列入禁食名录,反而应该提倡和鼓励养殖企业、养殖农户扩大养殖生产,为国民提供更多优质水产品,提高免疫力,增强身体素质。

  倘若被列入禁食名录,意味着甲鱼牵涉到的相关行业总产值近千亿元,相关从业人员数百万人的生存和就业,几十年打造的甲鱼行业将化为乌有,对国家和地方经济、对农民就业、对老百姓的民生和菜篮子将产生巨大影响,同时将产生一系列社会矛盾,包括三农民生问题,经济纠纷,这与国家提倡鼓励和发展农业、提升农民收入相悖,更不符合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宗旨。

  更重要的是,甲鱼养殖行业经过多年的发展,在精准脱贫、精准扶贫方面,带动了数百万农民脱贫致富,一旦行业受损,将对习提出的打赢脱贫攻坚战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甲鱼是水生养殖动物,不应把人工养殖的甲鱼列为禁食范畴,应支持和鼓励甲鱼行业能够继续健康发展,为人类提供优质蛋白原与珍贵药材原料,为社会和谐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综上所述,中央的立法是保护广大人民的利益,维护社会和谐发展,习提出的:“保护是为发展,发展是为保护”的重大意义,是要求立法机构认真评估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修改。

  一部法律的出台关系到社会和谐,民生福祉,恳请国家有关部门和深圳市人工委谨慎对待,多方征求行业的专家学者意见,深入调研,实事求是,为社会稳健发展出台好的政策。

  感谢贵委员会为《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立法相关工作修订所做出的努力,并广泛听取公众对修法的意见。广东绿卡实业有限公司长期从事淡水龟、中华鳖的科学研究与生产活动,并致力于水生野生动物保护的科普工作。东莞淡水龟星创天地是国家科技部备案的国家级星创天地,是农业部认定的国家级中华鳖良种场、也是广东省水生野生动物救护科普基地。我们大家都认为此次立法的关键,是从防控重大公共卫生风险的需要,重新定义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规定范围,明确划定利用可食用野生动物的非法与合法边界,从法律上严格治理消费食用野生动物和非法交易行为。现针对《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说明中“对于社会比较关注的经人工繁育、饲养的龟、甲鱼、蛇、鸟、昆虫等野生动物,也具有不小的疫病传播风险,没办法保证食用的安全性,为此《征求意见稿》将上述动物排除在可食用动物范围之外。”提出意见和说明:

  1、甲鱼(Trionyx sinensis)、淡水龟科中乌龟(chinemys reevesii)是非国家重点保护的水生野生动物,适用《渔业法》等其他法律的规定;按照法律、法规从未作为禁止食用的水生动物。更未入列《人工繁育国家重点保护水生野生动物目录》。

  2、根据国家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文件,“除乌龟(chinemys reevesii)、中华鳖(Trionyx sinensis)以外的所有龟鳖目物种。”可以办理商业目的的活体爬行类核发许可证。这2个物种仍可合法出口日韩等国家和供应港澳地区。

  3、中华鳖已列入各地农业管理部门的主导品种和主推技术。从1983年刘筠团队成功研究甲鱼全人工繁育技术,全国各地甲鱼养殖技术已成熟稳定、进入国家审定的水产新品种,拥有可持续规模化繁育种群,无需从野外补充种源。

  4、绿卡建立人工繁育水生野生动物的追溯和标识制度,由执业(渔)兽医申办水产苗种产地检疫合格证明。

  5、龟鳖类属于变温动物,没有人畜共患传染病。多年来的检验检疫、营养学多个方面数据显示,人工繁育和养殖的龟鳖类等动物没有可以感染人类的病毒。

  6、龟鳖是我国特有的名特优水产品,是我国渔业结构、增加渔民收入,精准扶贫攻坚的重要品种之一,目前其养殖业已成为中国水产养殖的重要产业。是我国农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当前农村经济的主要增长点之一,需要更健全的法制社会促进龟鳖产业健康可持续的发展。您们的决定对整个行业无疑具有毁灭性的的政策导向。

  综上所述,中华鳖、乌龟满足人类的公共卫生、农业、林业、水产的生产和其他资源利用的需求,可完全作为可食用的优质营养水产品,没有必要列入禁止食用野生动物范围。

  近闻贵委于2月25日公布了《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食野生动物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将甲鱼列入野生动物禁食行列,深感震惊!自改革开放以来,特区政府本着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向来敢为人先,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经济发展迅速,成就有目共睹,深受人民群众拥护。但这次面对疫情制定如此“一刀切”的禁食政策,实非明智之举。

  一、龟鳖文化博大精深,自古以来药食同源。高明的中医技术令人惊叹。龟鳖制药,源远流长。在中华五千年历史长河中,龟板、鳖甲大范围的应用,为保障人民身体健康,作出巨大贡献。《本草纲目》记载:“鳖甲乃厥阴肝经血分之药,肝主血也。试常思之,龟鳖之属,功效各有所主。”

  先人食用龟鳖始于河姆渡时期,距今7000多年。嗣后,开发众多美味佳肴,龟鳖名菜。甲鱼富含动物胶、角蛋白、铜、维生素D等多种营养素,能够增强身体的抗病能力及调节人体的内分泌功能,也是提高母乳质量、增强婴儿的免疫力及智力的滋补佳品。就在前几日,湖北方舱医院的隔离病人食谱中都出现过甲鱼的身影。龟苓膏、红烧龟肉、土茯苓煲龟汤更是老百姓特别是诸多病人常见的术后滋补佳品。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2月24日表决通过了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决定》明确规定,全面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

  我们对中央的决定表示坚决的拥护和赞同,但龟鳖属于水生动物,长期生活在水环境中,甚至整个冬天都在水底保持冬眠状态,生活习性,栖息生存条件与鱼类相同。在这个意义上讲,食用甲鱼、龟类甚至比食用鸡鸭鹅等家禽更为安全。

  如若将其列入禁食范围,实乃中医文化及药膳滋补的重大损失,将成为五千年中华文明史的一大遗憾!

  二、从食用的安全性来说,现在,龟鳖养殖技术经过40多年的发展,在我国已经很成熟。在养殖过程中,养殖户与时俱进,不停地改进革新,现如今已经总结出一套生态养殖模式,基本上能做到无公害、环保养殖要求。可以说整个养殖过程是绿色、环保、健康、无公害。

  三、国内外诸多病毒研究根据结果得出,新冠病毒传播有三大特征:一是陆生野生,二是哺乳类动物,三是空气飞沫传播。龟鳖是水生动物,冷血动物,生活环境为水体。因此,温血动物与冷血动物传播病毒所需的条件是不同的。事实胜于雄辩,龟鳖根本不有几率会成为传播新冠病毒的宿主或者中间宿主。这也是自古没有报道过冷血动物把疾病传播给人类的原因。万望贵委秉着科学严谨的精神慎重考虑。

  四、龟鳖大规模人工养殖在中国已有近40多年的历史。时至今日,特别是在广东,中华鳖养殖户已近10万户,其产业链市场价值超千亿,在揭阳市云路镇,甲鱼养殖甚至成为其支柱产业。

  从全国养龟产业来说,广东省是养殖大省,龟鳖强省。养殖各种龟鳖的情况如下:

  在这个行业里衍生出来的相关从业人员众多,如龟鳖的饲喂及捕捞工人、包装运输、用品制造商、饲料厂家、相关机械制造商、鱼贩商家等等,涉及的人口数量之庞大令人震惊!如若“一刀切”将龟鳖列入禁食范围,除了造成养殖户及销售商的倒闭,更会导致相关从业人员集体失业下岗,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对生活失去希望,由此产生的社会维稳影响及其后果不堪设想,细思极恐!

  综上所述,立法的意义是协调社会关系,解决社会矛盾,我们应当本着民主制度化的精神,本着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最大限度地考虑人民群众的需求和意见,否则立法则失去了其存在的合理性及必要性。

  这次在武汉爆发的新冠病毒,波及全国,甚至在国际上有蔓延趋势。对中国经济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影响!痛定思痛,我们该做的,是去完善我们的食品检疫制度,而不是在伤口上撒盐,制定这种毫无意义的“一刀切”政策,去给更多的企业和个人造成更大的伤害!

  在此,我们谨代表龟鳖养殖行业的全体同行向社会做出承诺,我们保证所养殖出来的龟鳖符合国家食品检疫标准,同时也支持并配合国家对龟鳖行业的检疫制度进行完善!恳请政府三思而后行,勿将龟鳖列入禁食行列,给千千万万从业人员一条生路!

  记者了解到,目前,广东省有关部门正在积极协调,争取将人工繁育和养殖的龟鳖类等动物不列入禁止食用范围,同时积极完善各项管理措施,加强安全检疫工作,维护水产养殖业的健康发展。

  截止记者发稿时,国家相关部门还未就《决定》专门公布名录。此前,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表示,拟将这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保护法》项目列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2020年度立法工作计划。

  2月27日下午,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副局长韩旭回答媒体说,关于甲鱼等两栖类爬行类动物的处理,农业农村部正在和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进行协商,还有,已经列入《人工繁育国家重点保护水生野生动物名录》的动物,将专门发布政策进行指导。

为中国水产养殖业提供优质 · 绿色 · 健康的动物饲料

以标准化生产为手段,不断规范企业管理,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提升为消费者提供高品质服务的能力,打造企业形象,树立强势品牌,为里下河地区健康养殖和开发渔业资源发挥更大的模范带头作用

立即咨询

©2021 开运云/体育app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2021016216号 网站地图